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> 互动交流 >> 投诉举报 >> 投诉举报列表
  • 耿友龙罪犯的保护伞
  • 来信日期:2018-05-11 处理状态:完成

     

       被害人陈天润于2016年6月20日被罪犯于浩文持械(花盆)击打被害人的后脑太阳穴左眼左耳,两个花盆当场粉碎,后用拳头多次击打被害人的左右眼,被害人入院后,天长市公安局法医耿友龙不肯出鉴定,无奈被害人再三要求,答应出院后一月在鉴定,一个月到,被害人再次要求鉴定,耿友龙说你自己去南京医院看病的病历没用,现在不好做,要等3个月后,如果要我做只能是轻微伤。3月后再找他又叫我等半年,事情就一直拖延至今,去年7月耿友龙对被害人的母亲说:这件事的鉴定就不要出去做了,在我这里出个轻微伤大致不差就行了。我们坚决拒绝。今年3月份时案件已无法拖延,才联系我们去南京医院做了相关检查,但检查结果却对被害人保密,办案民警说:这是办案纪律,被害人无奈联系法制办得知这一系列的执法是违规,再找他们时,又改口说有人打招呼的,要所长或耿友龙同意才行,等找到相关领导,才拿到检查单,但诊断报告还是不给。3月12日鉴定材料就报给了耿友龙,但等了近两月没有任何结果,耿友龙一再坚持做轻微伤,但是检查的结果却相当的糟糕,直白的说:被害人已经被打成半个瞎子,这还做轻微伤,从事件的开始到现在耿友龙就坚持不出鉴定,要出就是轻微伤鉴定,多次从中作梗,劝被害人算了,并阻止被害人看自己的检查报告,并且派出所带我们去省级医院检查的病历他还不认可。这一系列的动作说明了什么?谁能理解?请上级领导给予干预,让事态回归公平公正,公安不是罪犯的保护伞。

     


    安徽公安网  滁州

    满意度: 满意